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> 传统文化 >> 传统文化文章 >>

《孝 经》

分享到:
点击次数:361??更新时间:2011-02-14 22:23:27??【打印此页】??【关闭

导??读

《孝经》是一部重要的儒家经典,在中国社会流传极广,影响至巨。在漫长的封建社会中,由于统治者的曲解和利用,《孝经》中许多有价值的的内涵被冲淡或掩盖了,因此有必要对其加以重新认识。

《孝经》共分十八章,是儒家十二经中篇幅最短的一部。

关于《孝经》的作者,历来说法不一。《汉书·艺文志》中讲:“《孝经》者,孔子为曾子陈孝道也”,认为《孝经》的作者是孔子。后世信奉此说者,代不乏人。但司马迁在《史记》中认为《孝经》的作者是曾子,他说:“孔子以为(曾参)能通孝道,故授之业。作《孝经》,死于鲁。”这种说法要比《汉书·艺文志》早数百年。宋代以后,疑经之风盛行,于是又有很多新的说法,如司马光的孔门弟子说、胡寅的曾门弟子说,其他还有孟子说、子思说、汉儒说,甚至有魏晋儒者作《孝经》之说。隋唐以前,人们遵信孔子说和曾子说,其后遂无统一认识,各取所信。今日,除研究者外,人们无需为此多费精力,知其为先秦儒者所作就足够了。

《孝经》的成书时间不晚于战国,是先秦古籍。孔子门人子夏的弟子魏文侯曾作过《孝经传》;此外《吕氏春秋》中的《孝行》、《察微》二篇均引用过《孝经》里的句子。因此,《四库全书总目》说:“蔡邕《明堂》引魏文侯《孝经传》,《吕览·察微篇》亦引《孝经·诸侯章》,则其来古矣。”儒家经典如五经之《易》、《尚书》、《春秋》等,在先秦均不称“经”,只有《孝经》在书名内有“经”字。因此,《孝经》是儒典中称“经”最早的一部。

《孝经》以孔子与其门人曾参谈话的形式,对孝的含义、作用等问题加以阐述。依其内容,十八章大致可分为四部分。自《开宗明义章》至《庶人章》为第一部分,共6章,对孝加以概括性论述,并分别对不同地位的人的孝的不同表现形式进行阐述。这是全篇的宗旨所在,内容重要;自《三才章》至《五刑章》为第二部分,共5章,主要讲述孝与治国的关系,强调孝在社会生活中的重要性。其中的《纪孝行章》则专论孝子应做之事,是对一般意义上的孝的解说;自《广至德章》至《广扬名章》为第三部分,共3章,是对《开宗明义章》中提到的“至德”、“要道”、“扬名”的引申和发挥。因此,这一部分可视为《开宗明义章》的继续;自《谏争章》至《丧亲章》为第四部分,共4章。这部分各章之间内在联系不紧密,而是分别以不同题目,对前三部分内容进行发挥和补充。其中,《丧亲章》可视为全篇的总结。

《孝经》篇幅虽短,文字不满二千,但内容很丰富,也根深刻。后世言孝之书,其旨很少有能超出《孝经》的。因此有必要对《孝经》的主要内容做进一步的介绍。

《孝经》通篇谈孝,那么,《孝经》之孝是什么呢?“夫孝,天之经也,地之义也,民之行也”(《三才章》),“夫孝,德之本也,教之所由生也”《开宗明义章》)。孝是自然规律的体现,是人类行为的准则,是国家政治的根本。这是《孝经》的基本观点,也是全篇的基石。

对于生活在家庭中的人来说,孝主要体现在事亲上,即对父母的奉养上。那么怎样奉养才算孝呢?“居则致其敬,养则致其乐,病则致其忧,丧则致其哀,祭则致其严。五者备矣,然后能事其亲”(《纪孝行章》)。“生事爱敬,死事哀戚”(《丧亲章》)。也就是要以爱敬之心奉养健在的父母,要以哀戚诚敬之心祭奉亡故的父母。子有爱敬之心,则父母乐;子有哀戚诚敬之心,则在天之灵安。这就是孝。

除了直接奉养父母以表爱敬之心外,作为个人,事亲者应具有怎样的修养和品行呢?首先,要保护好自己的身体,这是父母所给,不能损伤,即所谓“身体发肤,受之父母,不敢毁伤,孝之始也”(《开宗明义章》)。其次,要立身行道,树立自己的良好形象,用扬名天下后世、光耀父母来体现自己的孝,这也是孝的最佳表现形式,是“孝之终也”。再次,对待父母以外的人,也要尊重,不能得罪。即“爱亲者不敢恶于人,敬亲者不敢慢于人”(《天子章》)。第四,不论环境怎样,都要不骄、不乱、不争,即所谓“居上不骄,为下不乱,在丑(同类)不争”(《纪孝行章》)。只有这样,才可以避免祸患。具备了上述四条,能够使自己不受伤害,使奉养父母成为可能;同时,还可以为父母增光,从精神上对父母进行安慰并使之快乐。实际上,《孝经》是在告诫人们要珍惜自己的生命,协调好自己与周围环境的关系。这是对当时社会动荡、战乱频仍的现实的一种曲折的反映和批判。

有孝就有不孝。《孝经》倡导孝,在一定意义上讲是针对不孝而言的。《孝经》所说的不孝主要包括如下几方面:只重视物质供养,而不重视对亲人精神上的安慰,犯上作乱,骄横妄为,最后导致自身罹祸,即“居上而骄则亡,为下而乱则刑,在丑而争则兵。三者不除,虽日用三牲之养,犹为不孝也”(《纪孝行章》)。此外,还包括对父母的一味顺从。面对父母的错误主张或行为,如果不去劝阻或制止,必会使父母陷于不义之地,这也是不孝,如文中所说:“故当不义,则子不可以不争于父,臣不可不争于君。故当不义则争之,从父之令又焉得为孝乎?”(《谏争章》)在这里,《孝经》用辨证的观点,对孝的内涵做了更全面的阐发,使人对孝的理解更加深刻。这是后世愚儒所不敢言的。

人不仅生活在家庭之中,而且生活在社会当中,在社会中扮演着各自的角色。那么人在社会中如何体现自己的孝呢?《孝经》对不同地位的人分别进行了论述。首先,天子之孝是不仅要对自己的亲人恪尽孝道,还要推而广之,以此教育人民,规范天下。正如《天子章》所说:“爱敬尽于事亲,而德教加于百姓,刑于四海,此天子之孝也”;诸侯之孝则不同于天子,他应做到“在上不骄”,“制节谨度”,这样,“富贵不离其身,然后能保社稷和其民人”(《诸侯章》)。保住社稷和人民才是诸侯之孝;作为辅佐国君的卿大夫,他的孝完全体现在言和行上,言行俱遵行正道,“非先王之法言不敢言,非先王之德行不敢行”,这样才可以保住宗庙(见《卿大夫章》);士是统治集团中的“基层群众”,他的孝可以用忠、顺二字概括,即《士章》所说的“忠顺不失,以事其上”;庶人之孝则与上述诸人都不相同,他要做到“用天之道,分地之利,谨身节用以养父母(《庶人章》)。也就是说,按照春生冬藏的规律进行劳作,是庶人之孝。

很显然,这些内容所表达的是扩大到社会生活中的孝,是孝对社会生活的规范。换言之,一切社会生活都可用孝来解释和衡量。用孝来规范社会、规范政治生活、协调上下关系,一句话,以孝治国,是《孝经》所极力倡导的。

通观《孝经》,谈治国之处甚多。最值得重视的是屡屡谈到天子要以孝治国,除《天子章》外,篇中多举先王、明王、圣人之例来加以说明。例如:“先王有至德要道,以顺天下,民用和睦,上下无怨”(《开宗明义章》)。所谓“至德要道”就是孝。“昔者,明王之以孝治天下也……故生则亲安之,祭则鬼享之,以天下和平,灾害不生,祸乱不作”(《孝治章》)。以孝治国的作用之大,于此可见。“圣人因严以教敬,因亲以教爱。圣人之教不肃而成其政,不严而治,其所因者,本也”(《圣治章》)。这里的“本”,也还是孝。孝既然对治国有如此重要的作用,天子自当推而广之,“以德教加于百姓,刑于四海”,以身作则,遵行孝道,这是天经地义的,因而可以“通于神明,光于四海”(《感应章》)。强调天子以孝治国,是对“教之所由生也”观点的具体阐述。后世对《孝经》中以孝治国和天子要遵行孝道的观点往往不予强调,实际上是忽略了《孝经》的精髓和价值。

《孝经》在秦始皇焚书时,与其他儒典同遭厄运。汉初,河间人颜芝及其子颜贞献所藏《孝经》十八章,世称颜芝本。该本用当时通行的文字书写,称今文本。此外,《孝经》还有古文的孔壁本,是鲁恭王得自于孔子旧宅壁中之本。所以《孝经》有今文、古文之分,古文《孝经》二十二章,内容略多于今文本。唐宋以后最为流行的是唐玄宗于开元年间依今文《孝经》撰注的御注本。

本书采用的是十八章的今文《孝经》,底本依通行的御注本。

?

正 文

开宗明义章第一

仲尼居,曾子侍。子曰:“先王有至德要道,以顺天下,民用和睦,上下无怨,女知之乎?”

曾子避席曰:“参不敏,何足以知之。”

子曰:“夫孝,德之本也,教之所由生也。复坐,吾语女。身体发肤,受之父母,不敢毁伤,孝之始也;立身行道,扬名于后世以显父母,孝之终也。夫孝,始于事亲,中于事君,终于立身。《大雅》云:‘无念尔祖,聿修厥德。’”

大??意

作为全文的开启,本章具有纲领作用,对孝的意义,内容和表现形式都做了扼要的概括。章中首言孝是“至德要道”,从而将孝的地位抬升到无以复加的高度。接着对孝做了进一步阐释:孝是人最根本的行为准则,也是教化的源泉所在;它的基本内容是不毁伤父母给予的自然之体,而最高的表现形式是通过行孝,名扬天下后世,光耀父母;人在青年时期以事奉亲人来体现孝道,中年则以服务于国君为孝,晚年则表现为致力于成为典范表率的实践。

章末引文出自《诗经·大雅·文王》。

?

天子章第二

子曰:“爱亲者不敢恶于人,敬亲者不敢慢于人。爱敬尽于事亲,而德教加于百姓,刑于四海,盖天子之孝也。《甫刑》云:‘一人有庆,兆民赖之。’”

大??意

本章言天子之孝。天子之孝在于以身作则,对亲人爱敬,并推而广之,行博爱广敬之道。以此教化人民,规范天下。章中首二句的意思是爱亲者也同样是爱他人的,敬亲人者也不会怠慢他人,即博爱广敬是真正爱敬亲人之道。

章末引文出自《尚书·吕刑》

?

诸侯章第三

在上不骄,高而不危;制节谨度,满而不溢。高而不危,所以长守贵也;满而不溢,所以长守富也。富贵不离其身,然后能保其社稷而和其民人,盖诸侯之孝也。《诗》云:“战战兢兢,如临深渊,如履薄冰。”

大??意

本章言诸侯之孝。诸侯作为一方之君,上有天子,下有人民,职责甚重。诸侯之孝体现在以不骄和守法来长久地保持自己的富贵,进而保住社稷、庇护人民。可见诸侯孝之与否全在于能否持久地保住自己的封国。

文末之诗出自《诗经·小雅·小旻》

?

卿大夫章第四

非先王之法服不敢服,非先王之法言不敢道,非先王之德行不敢行。是故非法不言,非道不行;口无择言,身无择行;言满天下无口过,行满天下无怨恶。三者备矣,然后能守其宗庙,盖卿大夫之孝也。《诗》云:“夙夜匪懈,以事一人。”

大??意

本章言卿大夫之孝。作为居于臣僚地位的卿大夫,上有谏君之责,下有抚民之任,故其孝以所言所行来体现。文中认为,卿大夫孝之与否有三项标准:一为言行遵奉先王法道;二为言行正确;三是言行受到天下赞誉。做到这三条,就可以保住宗庙。文中的“口无择言,身无择行”,指的是其言行唯以先王之法言、德行为标准,决不旁及其他。

章末之诗引自《诗经·大雅·蒸民》。

?

士章第五

资于事父以事母而爱同,资于事父以事君而敬同。故母取其爱,而君取其敬,兼之者,父也。故以孝事君则忠,以敬事长则顺。忠顺不失以事其上,然后能保其禄位而守其祭祀,盖士之孝也。《诗》云:“夙兴夜寐,无忝尔所生。”

大??意

本章言士之孝。士居统治群体的基层,对内需奉养亲人,对外要效力君上,因而孝在其生活中体现在两个方面,具有不同的表现形式:在家中:事母偏重于爱,事父则在爱的同时又加之以敬;在外,则以敬为主。这样就能做到忠顺,保住禄位和祭祀。

文末之诗出自《诗经·小雅·小宛》。

?

庶人章第六

用天之道,分地之利,谨身节用以养父母,此庶人之孝也。故自天子至于庶人,孝无终始而患不及者,未之有也。

大??意

此章言庶人之孝。庶人是普通百姓,他们靠劳动生存。因此对庶人而言,孝的最基本内容是按照春生夏长的自然规律,播种收获,靠土地获得生活资源,然后谨身节用供养父母。本章最后对孝进行总结,指出不论何人,如不力行孝道,灾难必及于身。?“谨身”指保护自己的身体不受伤害,即首章“身体发肤,受之父母,不敢毁伤”之意。

?

三才章第七

曾子曰:“甚哉,孝之大也!”

子曰:“夫孝,天之经也,地之义也,民之行也。天地之经而民是则之。则天之明,因地之利,以顺天下,是以其教不肃而成,其政不严而治。先王见教之可以化民也,是故先之以博爱而民莫遗其亲,陈之以德义,而民兴行;先之以敬让而民不争,导之以礼乐而民和睦,示之以好恶而民知禁。《诗》云:‘赫赫师尹,民具尔瞻。’”

大??意

三才指天、地、人。本章从更广阔的范围对孝加以阐述:孝是自然规律的体现和精髓,也是人的行为准则。人间盛世,无不是取法天地之规律并加以利用而后出现的,先王之世就是如此。这种把孝扩大化的做法显然是庸俗和不准确的,这是需加注意的地方。

章末之诗出自《诗经·小雅·节南山》。

?

孝治章第八

子曰:“昔者,明王之以孝治天下也,不敢遗小国之臣,而况公、侯、伯、子、男乎?故得万国之欢心以事其先王。治国者不敢侮于鳏寡,而况于士民乎?故得百姓之欢心以事其先君。?治家者不敢失于臣妾,?而况于妻子乎?

故得人之欢心以事其亲。夫然,故生则亲安之,祭则鬼享之,是以天下和平,灾害不生,祸乱不作。故明王以孝治天下也如此。《诗》云:‘有觉德行,四国顺之。’”

大??意

本章阐述以孝治国的好处。文中首先举出昔日贤明之君以孝治国的经验,指出这样做可以得天下欢心,“生则亲安之,祭则鬼享之”,活人和亡灵都各得其所,于是天下和平,灾害不生,祸乱不作。

文末所引,出自《诗经·大雅·抑》。

?

圣治章第九

曾子曰:“敢问圣人之德,无以加于孝乎?”

子曰:“天地之性人为贵,人之行莫大于孝,孝莫大于严父,严父莫大于配天。则周公其人也。昔者,周公郊祀后稷以配天,宗祀文王于明堂以配上帝,是以四海之内各以其职来祭。夫圣人之德,又何以加于孝乎?故亲生之膝下以养父母日严,圣人因严以教敬,因亲以教爱。圣人之教不肃而成,其政不严而治,其所因者,本也。父子之道,天性也,君臣之义也。父母生之续莫大焉,君亲临之厚莫重焉。故不爱其亲而爱他人者,谓之悖德;不敬其亲而敬他人者,谓之悖礼。以顺则逆,民无则焉。不在于善而皆在于凶德,虽得之,君子不贵也。君子则不然,言思可道,行思可乐,德义可尊,作事可法,容止可观,进退可度,以临其民。是以其民畏而爱之,则而象之,故能成其德教而行其政令。《诗》云:‘淑人君子,其仪不忒。’”

大??意

本章分为二个部分,自“曾子曰”至“又何以加于孝乎”为第一部分,自“故亲生之膝下以养父母日严”以下为第二部分。第一部分阐述圣人的最高德行是孝。文中举周公为例,认为周公能令后稷配天、文王配上帝,因而四海来祭,这是无以复加的孝,也是圣人之德的最高表现;第二部分讲述圣人以孝治国的道理。圣人用孝的尊亲之义教导天下人敬爱其君,因而其政成,其国治,这是抓住了问题的关键。如不以爱亲敬亲教导人民,就会出现悖德悖礼之事,百姓就失去了准则。这种离善就恶的做法,即使取得成功,君子也不会看重,因为君子具有“言思可道”等一系列符合孝的品德,他们以这种品德教化人民,治理国政。

引诗出自《诗经·国风·曹风·鸤鸠》。

?

纪孝行章第十

子曰:“孝子之事亲也,居则致其敬,养则致其乐,病则致其忧,丧则致其哀,祭则致其严。五者备矣,然后能事其亲。事亲者居上不骄,为下不乱,在丑不争。居上而骄则亡,为下而乱则刑,在丑而争则兵。三者不除,虽日用三牲之养,犹为不孝也。”

大??意

本章讲述孝子必须具备的品德。孝子供养父母要恭敬、和乐,父母有病则关怀忧愁,父母亡逝要哀痛,祭祀要严肃诚教。此外,孝子在社会生活中还要“居上不骄,为下不乱,在丑不争”,否则祸患临头。这样对父母供养得再好,也是不孝。“在丑不争”中的“丑”是“同类”或“众人”的意思,全句可理解为“和顺从众”。

?

五刑章第十一

子曰:“五刑之属三千,而罪莫大于不孝。要君者无上,非圣人者无法,非孝者无亲,此大乱之道也。”

大??意

本章言不孝之罪。墨、宫、劓、剕、大辟五刑有三千条款,罪莫大于不孝。因为否定孝道与要胁君上,否定圣人都是大乱之道,所以罪大恶极。

?

广要道章第十二

子曰:“教民亲爱莫善于孝,教民礼顺莫善于悌,移风易俗莫善于乐,安上治民莫善于礼。礼者,敬而己矣。故敬其父则子悦,敬其兄则弟悦,敬其君则臣悦,敬一人而千万人悦。所敬者寡而悦者众,此之谓要道也。”

大??意

本章对孝与治国的关系做进一步的阐述。要道,即《开宗明义章》中的“先王有至德要道”的“要道”,因为在此深入探讨,故称之为《广要道》。下面《广至德章》的题意与此相仿。在这章里,首先谈到治国安民之术,孝只居其一,此外还有悌、乐、礼。随后,文中指出礼就是敬,敬在治国中十分重要。

?

广至德章第十三

子曰:“君子之教以孝也,非家至而日见之也。教以孝,所以敬天下之为人父者也;教以悌,所以敬天下之为人兄者也;教以臣,所以敬天下之为人君者也。《诗》云:‘恺悌君子,民之父母。’非至德,其孰能顺民如此其大者乎?”

大??意

此章直承前章之文,对“至德”君子的敬的行为做进一步说明。文中说:君子以孝道教人,并不是挨门挨户和每日不断地直接向人宣讲,而是尊敬普天之下的为父者,以此教导人们行孝。同样,君子还以敬天下为人兄者教人尊敬兄长,以敬人君的行为教人为臣之道。以身作则才是至德的表现,才能使人民心悦诚服。

文中之诗,引自《诗经·大雅·泂酌》

?

广扬名章第十四

子曰:“君子之事亲孝,故忠可移于君;事兄悌,故顺可移于长;居家理,故治可移于官。是以行成于内而名立于后世矣。”

大??意

本章继续描述君子的优良品行,指出由于他们事亲孝,所以能够忠君;由于能尊敬兄长,所以能顺从官长;由于治家有方,所以可以治理国政。正因为如此,君子在家门之内奉行孝、悌、理三德,就可以树立自己的形象并且扬名后世。本章是对首章“扬名于后世以显父母”一句中“扬名”的展开,故称《广扬名章》。从这一章中,我们可以更明确地理解作者“家国一理”的主张。

?

谏争章第十五

曾子曰:“若夫慈爱、恭敬、安亲、扬名,则闻命矣。敢问:子从父之令可谓孝乎?”

子曰:“是何言与!是何言与!昔者,天子有争臣七人,虽无道不失其天下;诸侯有争臣五人,虽无道不失其国;大夫有争臣三人,虽无道不失其家;士有争友,则身不离于令名;父有争子,则身不陷于不义。故当不义,则子不可不争于父,臣不可不争于君。故当不义则争之,从父之令又焉得为孝乎!”

大??意

本章讲述对孝要有辩证态度的道理。一味地恭顺父母之命,并不一定是孝,面对父母违背道义的行为或主张,儿子要进行谏争,帮助父母改正错误。如果此时“从父之令”就是不孝。推而广之,臣之于君,亦是如此。

?

感应章第十六

子曰:“昔者,明王事父孝,故事天明;事母孝,故事地察。长幼顺故上下治,天地明察神明彰矣。故虽天子,必有尊也,言有父也;必有先也,言有兄也。宗庙致敬不忘亲也,修身慎行恐辱先也。宗庙致敬,鬼神着矣。孝悌之至,通于神明,光于四海,无所不通。《诗》云:‘自西自东,自南自北,无思不服。’”

大??意

本章讲述孝的超凡作用。文中举昔日贤明之君为例,指出虽贵为天子也必有父有兄,天子若能孝父母、敬兄长、致敬于祖先,其作用就会大大超出凡人之孝,可以“通于神明,光于四海,无所不通”。本章以《感应章》命名,是说明天子之孝可以感动天地神明。

文中之诗出自《诗经·大雅·文王有声》。

?

事君章第十七

子曰:“君子之事上也,进思尽忠,退思补过,将顺其美,匡救其恶。故上下能相亲也。?《诗》?云:?‘必乎爱矣,遐不谓矣。?中心藏之,何日忘之?’”

大??意

本章讲述君子的事君之道。君子事君要时刻想着国君,进见时必须想着如何办好国事,奉献自己的全部忠诚;退还后,要考虑如何弥补君上的过失。对待君上,君子应顺从和执行他的善政,而纠正制止他的恶行。

章末之诗引自《诗经·小雅·隰桑》。

?

丧亲章第十八

子曰:“孝子之丧亲也,哭不偯,礼无容,言不文;服美不安,闻乐不乐,食旨不甘。此哀戚之情也。三日而食,教民无以死伤生,毁不灭性,此圣人之政也。丧不过三年,示民有终也。为之棺椁衣衾而举之,陈其簠簋而哀戚之,擗踊哭泣哀以送之,卜其宅兆而安措之,为之宗庙以鬼享之,春秋祭祀以时思之。生事爱敬,死事哀戚,生民之本尽矣,死生之义备矣,孝子之事亲终矣。”

大??意

本章言亲人亡逝后,孝子应行的丧礼。首先,孝子要尽哀戚之情,要遵守三日而食,丧不过三年的礼法。这些礼法既能表达丧亲之哀,也体现了不以死伤生,丧而有终的精神。文中接着讲述了孝子应做的事情:入敛、供祭、哭送、卜墓、落葬、入宗庙和春秋祭祀。做好这一切事情,就尽到了生者的责任。最后文中总结道:对于亲人,活着时要爱敬,亡逝后要哀戚,人的立身之道、死生之理尽在于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