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> 公益新闻 >> 慈善先锋 >>

国学大师南怀瑾的百年教育革命

分享到:
点击次数:395??更新时间:2012-08-08 00:41:37??【打印此页】??【关闭

——九十四岁办学教孩子习武、读经、磨练品格

?

??

一代国学大师南怀瑾深居简出,九十四岁高龄的他,定居江苏苏州太湖讲学,并在台湾薇阁董事长李传洪的协助下办教育。六月底「太湖国际实验学校」举办首届毕业典礼,这所中国最特别的小学,才终於在媒体面前公开。

?春水入吴江,细雨润庙港,梦里多少回,太湖大学堂。三十位太湖国际实验学校首届毕业生,先从一段精湛的武术开场,毕业生代表朗诵一段感恩词:前世有缘,今生遇见您……”,一场温馨感人的毕业典礼,滋润吴江庙港太湖大学堂。

?太老师对孩子们说,记住,你们是否念名校,有没有拿到硕士、博士,那都是虚假的,重要的是生活教育,把你们在太湖大学堂学到的基本生活教育带到社会,不要给老头子丢脸啊!

孩子们口中的太老师,就是九十四岁高龄的国学大师南怀瑾。在中国,每年有一千多万名小学生毕业,但太湖国际实验学校的首届毕业生只有三十位。四年前,他们参与了这场百年教育的革命性实验。

不用电脑、手机不看电视

整个世界出了问题,就是因为教育的方法和内容出了问题。○○六年,太湖大学堂成立後,南怀瑾亲自在此讲学,二○○八年成立太湖国际实验学校,是一所全住宿型小学,他让孩子从基本的洒扫应对开始,学会尊重别人、认识自己。

很难想像,一个刚满六岁的小孩,在太湖大学堂要学习自己洗澡、洗衣服、铺被子。而学校不用电脑、学生不许带手机、不看电视,他们习武、野炊、读经、静定。南怀瑾在给孩子的临别赠言中强调,所谓人生就是基本的生存、生活,就是如何实践平常的食、衣、住、行、洒扫应对;把生活学好了,基本人生的基础就稳定了。生活的本质不是一张文凭、一个学位,而是学会做人,学习最基本的生活教育。

太湖大学堂的高知名度,也因为南怀瑾定居於此,来自海内外的政商名人,都想透过管道一窥究竟,却经常被挡在门外。不要把我当成大熊猫来看,对於外界褒贬不一的传闻与评价,这位看透世俗、博览群籍的国学大师总是淡然处之。

○○六年十月底,组织型管理大师彼得.圣吉(Peter M. Senge)就带领ELLIAS团体成员来到了太湖大学堂;来自十二个国家、国际团体及企业的领导人,与大师在太湖大学堂进行一次跨领域的对谈,写成《与跨领域领导人对谈》。二○○七年,来自中国各地三百多位医界人士齐聚太湖大学堂与大师对话,在南怀瑾《小言黄帝内经与生命科学》一书中,详细记录中医在生命科学中扮演的角色。二○○九年,他讲授宇宙生命的因果科学,《人生的起点与终点》。近年深居简出的南怀瑾,隐居太湖大学堂,让两岸三地的文人雅士,都想一窥太湖大学堂的神秘堂奥。

师资多元老师比学生还多

太湖国际实验学校首届毕业典礼,也是这座神秘的教育殿堂首次对台湾媒体开放。而南怀瑾在太湖大学堂最想完成的一件事,就是打造一个让孩子快乐成长的理想国。南怀瑾称,现在的孩子都是贵族,都是家里的少爷、公主,独生子女娇贵惯了,吃饭不懂拿碗,这样的教育不出问题才怪。

眼看中外教育出了很多问题,尤其西方的分科教育,从小学、中学、大学到研究所,根本是浪费年轻人的时间;之所以叫『实验学校』,就是实验自己的理想。四年前,来自各地的小朋友共同参与这场实验。结果,三十位毕业生,个个能文能武、才德兼备,在学期间不考试,毕业後参加各级中学的入学考,几乎全部进入理想的中学。

太湖大学堂教出来的孩子不但能打,每一场仗都打得漂亮。从台北将薇阁教师团队带到太湖,一手打造太湖国际实验学校的薇阁董事长李传洪,很有自信地展示孩子们学习的成果。

大学堂从幼稚园到小学,目前已招收近一八位学生,提倡儿童中西文化导读,孩子们熟读《四书》、《五经》等中国文化经典,还有西方文化的《圣经》、《犹太经》。

太湖国际实验学校校长郭姮晏就表示,四年前学校创办的第一年,全校八个年级只有十六位小朋友,学校的老师就超过四十位。短短四年,学生已经到了每班三十名的饱和状态。

太湖大学堂入学筛选的过程相当严格,通常学校会请家长先阅读过南怀瑾的《论语别裁》,从上千人的网路报名者,过滤剩下一、两成;再经过包括与父母亲、祖父母在内的家长沟通,认可太湖实验学校的教学理念,才有机会成为学校的一员。

在太湖大学堂老师人数永远比学生多,还有远从日本来的草编、工艺大师、得到铁人大奖的二名良日、发明把脉仪让太空人适应太空环境的道生公司董事长吕松涛,都是为大学堂奉献的客座讲师。

首届毕业旅行来台八日游

很难想像改造上海苏州河畔的旧仓库,拿下联合国教科文奖的知名建筑师登琨艳,五年前几乎销声匿迹,而他现在过着十日吃一餐的简单生活;此外,就是担任太湖国际实验学校的客座讲师,教孩子们如何盖房子。

曾写下《中国知识份子的浮沉》、《两岸密使五十年》,又是《亚洲周刊》、香港《明报》主笔、亚洲电视总监的魏承思,也曾是太湖国际实验学校的国学老师。笔名皇甫平,因为一连串做改革开放的『带头羊』等论述,而被定位为邓小平文胆的《人民日报》前副总编辑周瑞金,现在也是太湖国际实验学校的老师。

除了师资傲人,太湖国际实验学校的毕业旅行也别出心裁,是一趟八天的台湾行,这也写下两岸中小学纪录。从故宫、莺歌陶博馆、九族文化村、台中自然科学博物馆一路到高雄,太湖国际实验学校学生严格的自律与丰富的知识,让许多台湾餐厅的服务人员印象深刻。

由於太湖大学堂采取师徒制兼学长制,六年级是一年级同学的导师兼保母;当毕业生做最後的校园巡礼,六年级的大朋友牵着一年级小朋友的手走完校园,回到中心大草坪合影的最後一刻,彼此相拥痛哭的画面,一旁的家长、老师都为之动容。

在太湖大学堂,不仅小孩耳濡目染,大人也感染南怀瑾的身心修养。南怀瑾对到访的媒体记者说:当新闻记者很苦的,真话不敢说,假话不愿意说,你看多苦啊!而对台湾流行的媒体名嘴文化,他以前途有限,後患无穷,奉劝许多游走各电视台的名嘴,要想清楚自己的未来。

南怀瑾数十年前就曾说过:今日的世界,表面上来看,是历史上最幸福的时代;但人们为了生存的竞争而忙碌,为了战争的毁灭而惶恐,为了欲海的难填而烦恼,这在精神上来看,也是历史上最痛苦的时代。

所以,南怀瑾隐身太湖畔的大学堂,展开这一场教育实验。一场别开生面的毕业典礼,等於是将初步的实验结果告诉大家,用东西文化精华与生活教育培养出来的孩子,真的不一样!

?

?